== 未分類 ==

論文存檔

似乎兩千五左右,存之備用
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
【摘要】结合《内经》原文,解析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的理解
【关键词】 黄帝内经;养生;阴阳

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篇》有云:“夫四时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,以从其根,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。逆其根, 則伐其本,坏其真矣。”这就是所谓的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。

1.养生的重要性
中医历来讲究养生,《黄帝内经》也不例外。内经医学理论内容,经过繁简修和、纲目条贯的整理,分为:藏象、疾病、诊法、论治、养生,可以说养生占了很重要的部分内容。
养生学说是《内经》学术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,他主要阐述生命衰亡的机理,养生的原则、原理和方法。
治疗学理论,《素问·疏五过论》称之为“治病之道”,《素问·移精变气论》称之为“治之大则”。《内经》治疗学理论的内容十分丰富,且至今仍然广泛而有效地指导着中医临床。养生作为治疗学理论的一部分,亦为“治病之道”、“治之大则”,对中医临床有知道作用。
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篇》是养生系统内容的组成部分。它着重阐述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的理论与法则。

2.阴阳对于养生的意义
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指出:“从阴引阳,从阳引阴,以右治左,以左治右”,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指出:“气反者,病在上取之下;病在下,取之上;病在中,旁取之”。人体阴阳、左右、上下、内外是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,任何一个局部的病变,都是人体病理变化的表现,或现于此,或现于彼。因此,治病要从整体观念出发,不能只看到病所在的局部,有时病在阳经,须从阴经治疗,病在阴经须从阳经治疗;病在上部须从下部治疗,病在下部,须从上部治疗。
《灵枢·根结》指出:“用针之要,在于知调阴与阳,调阴与阳,精气乃光”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提出“和阴阳”是防治疾病的“圣度”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说“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”。因此,调和阴阳是临床治疗最基本的原则。《内经》提出调和阴阳的具体法则有四个方面。一是“察阴阳所在而调之”,即病在阳治阳,病在阴治阴。二是“阳病治阴,阴病治阳”,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指出:“审其阴阳,以别柔刚,阳病治阴,阴病治阳”。病在阳而从阴治,病在阴而从阳治。三是“寒之而热者取之阴,热之而寒者取之阳”(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),阴虚而热者,是阴不制阳所致,当滋阴以制阳而热自退;阳虚而寒者,是阳不制阴所致,当温阳以制阴而寒自除。四是“阴阳俱不足将以甘药”,《灵枢·终始》指出:“和气之方,必通阴阳……阴阳俱不足,补阳则阴竭,写阴则阳脱。如是者,可将以甘药,不可饮以至剂。”阴阳皆虚,补泻不能,用甘味药调和阴阳。
“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”语出《黄帝内经·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》,自古至今对于这一著名论断的注释论述较多,公认的主要代表观点有:唐·王冰认为:“春食凉,夏食寒,以养于阳;秋食温,冬食热,以养于阴”
《阴阳应象大论》说:“阴阳者,天地之道也,万物之纲纪[1]”,所以此处能够合于“阴阳”也属于正常。“阴阳”本同源,一分为二后,又在统一协调中对立着。这可在太极阴阳图上直观显示,所谓“万法出于太极源”[2]。正是有了这两种看似对立的而能够体现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的理论,才反映了真实的世界,是以为“道法自然”。

3.如何春夏养阳秋冬养阴
一年里,春夏秋冬四时(四季)阴阳的变化,是天地自然界万物生命演变过程中生、长、收、藏的根本所需,所以深懂养生之道的人,也就是能够掌握自然界变化规律并能顺应这个变化规律得人,会适时地在春、夏季节保养阳气,以顺应生长的需要,在秋、冬季节保养阴气,以适应收藏的需要,这样顺从了天地自然生命发展的根本规律,就能与万物一样,在生、长、收、藏的生命过程中正常地运动发展。如果违逆了这个规律,就会戕害生命力,破坏人身真元之气,损害身体健康。
民间俗语:“冬吃萝卜夏吃姜,不劳医生开药方”,也凸显了“春夏养阳、秋冬养阴”的重要性和具体方法。生姜性味辛热,萝卜性味甘寒,夏季本就炎热,冬季本来寒冷,为什么还要在要夏季吃姜,冬季吃萝卜呢?这不是弄反了吗?实际上,这是与中医理论中的“春夏养阳、秋冬养阴”观点是极为契合的养生经验之谈
春夏的时节气候转暖而渐热,自然界温热了,会影响人体,人感到暑热难耐时,一则人体的自身调节机制会利用自身机能即大量消耗阳气,来调低自身温度抗暑热以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;二则天热汗出也会大量消耗阳气,汗虽为津液所化,其性质为阴,但中医认为,汗为心之液,如《素问·阴阳别论》所谓之“阳加于阴,谓之汗。”即汗的生成,必须有阳气的参与才成。
秋冬的时节气候转冷而渐寒,自然界寒冷了,也会影响人体,人感到寒冷时,一则人体的自身调节机制会利用自身机能即大量调动阳气,来调高自身温度抵御严寒以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;二则秋冬季节阳气入里收藏,中焦脾胃烦热,阴液易损。所以说,春夏之时阳虚于内;秋冬之时阴虚于内。在养生保健上就要做到“春夏养阳、秋冬养阴”。正如清代著名医家张志聪所谓“春夏之时,阳盛于外而虚于内,所以养阳;秋冬之时,阴盛于外而虚于内,所以养阴”。 总之,主要还是阳气易于亏耗
春养阳
春为少阳,体内阳气虽虚,但已见升发之性,故曰“发陈”,顺木之舒缓、条达之性而养阳气,此处“养”即以本义,使阳气得以滋养。即所谓“广步于庭,被发缓行,以使志生”之意。此时务必不能受束缚,缘于“木喜条达,恶抑郁”。
夏养阳
夏为太阳,体内阳气已受春之滋养而隆盛,现旺茂之成,故曰“蕃秀”。然天之阳气盛,人之阳气亦盛,阳上加阳,若有阴津亡,必会中暑,故夏天多吃西瓜,喝绿豆汤,以制体内“阳之余”。此处“养”即“制”也。但夏应防止饮食寒凉之品太过而“过犹不及”。所以俗语有“夏吃姜”一说,以温肠胃。
秋养阴
秋为少阴,体内阳气已缓,阴液乏也。秋有燥邪伤津,所以收滋阴益津之品以防秋刑。“秋老虎”伤人,其病也急。故秋天宜保养体内之阴,此处“养”取本义。收外界之阴气以养体内之阴。
冬养阴
冬为太阴,体内阴气已盛,人亦应随之“闭藏”,因为多动必耗阳气。此时人们喜好火锅,麻辣辛烈之品,目的是“祛外寒”,根本是“制内寒”之意。阴阳和谐才是“平人”。故此处之“养”作“制”解。然制约太过,反会乏阴。所以俗语“冬吃萝卜”,即缓“制之太过”。

[1] 王洪图.内经选读[m].上海: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,1997
[2] 李兆生.声律真诠·真阳对韵[m].北京:学苑出版社,1995:108.
┗ Comment:0 ━ 17:00:17 ━ Page top ━…‥・

== Comment ==






        
 
Prev « ┃ Top ┃ » Next